宜小说

安装
字:
关灯 护眼
宜小说 > 等我玩完这把游戏,就打死你! > 第六十三章藤井莲的绝境,阿鼻无间道

第六十三章藤井莲的绝境,阿鼻无间道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第六十三章藤井莲的绝境,阿鼻无间道(一万字二合一)
  
  赤骑士,海德里希座下随侍三骑士之一,观众们不是第一次见到这个赤色的长发束起马尾,半身宛如焦炭、半身却美丽如少女的军骑士。
  毕竟最初就连黑圆桌的成员在认可对方力量时,也丝毫没有掩饰对他们强大的忌惮与敬畏。
  而且还是跟在海德里希身边的随侍骑士,没有傲人的力量又怎么可能待在怪物身边?
  现在视频之中,因为祭坛还未完全开放,实力还未到最为巅峰状态,仅凭借着深邃粘稠的灼热气势,就有一种让人置身于焦热地狱般的感觉。
  “魔炮兵(SamielZentaur)卿...”
  趴在地上,已经被气势碾碎,从创造位阶跌落回形成位阶的樱井萤,仰着头用着颤抖的声音说出了对方的魔名。
  内心在惊恐的同时也在不解,不明白对方为何会突然降临,即使打开了第四个祭坛,但是......
  “奉主公之命参上,以第五祭坛作为目标来此执行伟命。”
  俯视着下方连敌人和同僚都不够格的萤与莲,漫不经心的抽着烟,报上了自己的名讳,道:“圣枪十三骑士团黑色圆桌第九名,大队长——艾琉诺蕾·冯·维滕堡,魔名:魔炮兵(SamielZentaur)”
  “来吧,上前来,副首领上的继承者替代品,让我见识一下献给海德里希殿下的刀刃有多锋利,如果是钝刀,你连骨头都不会留下!”
  眺望上空……卷起的赤红色火焰,在天空的空间中形成一个巨大的窟窿,呈现出焦热的化身,一看到这个就察觉到了。
  级别不同,位格不同。
  这家伙和当初莱因哈特的触觉完全一样,都是不应该存在于这个世界的恶鬼罗刹之地的居民。
  紧张,神经紧绷,浑身上下酸软无力,每一颗细胞都在传递着痛苦与疲惫。
  现在到底...到底该如何战胜面前这个强大的敌人?
  嗡——
  突然的,在藤井莲内心生出一丝自己处境不妙的心思时,一股温和的力量自她灵魂深处涌现了出来,开始迅速治愈她几乎快要破碎的躯体。
  这是修罗道,玛丽以自己的用之不尽的求道神神力,化作治愈的力量迅速修复着藤井莲残破的躯体。
  “玛丽......”
  低头看了一眼自己身体上的裂纹缝隙之中,涌现出黄昏色的温暖之光,将她瓷器般的躯体修补了回来,藤井莲不自觉呢喃着对方的名字。
  自己能赢眼前这个家伙吗?根本找不到任何胜利的可能性啊。
  没关系,我陪着你......
  耳边好似传来了玛丽的低声耳语,玛丽的意思藤井莲听得很明白,要胜利一起胜利,要败亡一起败亡,没关系,不管怎么样我都陪着你。
  要一起下赴死,我也不会松开你的手。
  ————
  “锵——!”
  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自医院走廊响起,炸裂的余波直接窗户那一侧的墙壁震飞上天了。
  只见大量的烟尘之中,噬死者土八该隐低吼着用着诅咒之剑向前死死压着剑,而烟雾之中也迸溅出无数密集的火花。
  “呀累呀累,没想到是魔炮兵降临了吗......”
  圣餐杯瓦雷利亚笑眯眯的抬着自己的右臂,只靠着自己的手臂就抵挡住了面前噬死者的巨剑砍击。
  而且还有闲工夫看了一眼远处被红莲赤色渲染的天际,丝毫没有把面前的敌人放在眼里。
  “———!”
  丽莎也是和对方同时感觉到异常,瓦雷利亚和丽莎像被弹起来一样拉开了一段距离。
  死去的巨人收回了诅咒之剑,后退了一步站在两人中间,作为两者的缓冲,沉默着。
  “现在可真不是内讧的时候了呢,魔炮兵真是性急啊......”
  虽然圣餐杯瓦雷利亚他的语气有些急躁,但对一向不失沉稳的他来说,这是很少见的,而且也是理所当然的。
  本来,这几位大队长的出征,必须要有超过五个生贽祭坛的开放,并且必须具备“附加条件”。
  如果无视这些,强行介入的话,就和前面提到的莱因哈特一样,顶多是“送去影子”而已。
  也就是说,此刻的魔炮兵应该是相当不完整的状态。
  但是,尽管如此,这种重压。
  在实力受到极大限制的情况下,这不能不说是一件非常棘手的事情。
  虽然不是没有预僪想到会闯入,但对其战斗力的预计还是过于天真了。
  “看样子是接受了打开第五炼成阵祭坛的海德里希卿的命令。你明白了吧,丽莎,这里已经被瞄准了。”
  圣餐杯瓦雷利亚叹息了一声说道,抬起手指了指面前两人脚下。
  只见红莲色卢恩符文法阵,正在丽莎和土八该隐两人脚下闪烁着红光。
  这是源自于魔炮兵,艾琉诺蕾的力量。
  听闻此言的丽莎皱起了眉头,低头看了一眼脚下之后,脸色同样不好看。
  医院的整个区域现在都掌握在赤骑士的手中。
  如果是这样的话,就等于是被巨大的枪口从上面盖住了。
  枪只要一开,人和建筑物就会化为齑粉。
  就算对方不开枪,知道对方特性的丽莎也明白,根本无法逃走的。
  在生命被紧握的状态下,不可能逃走。
  现在确实不是无聊的小打小闹的时候。
  “那么,你到她面前去不就行了?”
  丽莎冷眼瞥了一眼瓦雷利亚,不带丝毫感情地回答。
  她肯定知道对方的提案里有什么秘密吧,不然不可能老老实实的来到这里。
  “魔炮兵—艾琉诺蕾她无法攻击圣餐杯,现在马上解开秘密,成为众矢之的,这样她也只能打开这个祭坛了。”
  “这是正确的说话,但我不能这么做。”
 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,圣餐杯瓦雷利亚也将自己的气息压制到了极限。
  现在,除了面对面的丽莎以外,没有人注意到他的存在吧。
  如果他真的藏起来,就没人会发现,这也不是戏称的。
  实际上,仅限于整个院内。
  而且,依旧不明白对方的计划。
  “魔炮兵卿,是个脾气和技术都是很厉害的人,我并不擅长应付她。”
  圣餐杯瓦雷利亚无奈的摇了摇头,艾琉诺蕾可不是什么好糊弄的存在,这一点只要认识对方都会知道,他看向面无表情的丽莎,道:
  “对你来说,我的离开不是也没有什么意义吗?她对我们正在争夺的人物的生死毫无兴趣,也就是说——”
  “必须要保护约翰之血的安全?然后让我把她交给你吗?”
  丽莎闻言嗤笑了一声,都是活了不短时间的同僚了,就算对方擅于计谋,但她也不是什么好糊弄的存在。
  “但现状是,你可能被当成一个弃子了,那边的该隐也同样如此,如果是我的话,还能抵御魔炮兵的火炮。”圣餐杯直接的说道。
  对于圣餐杯的残酷言语,丽莎沉默无言,对方说的乃是不择不扣的现实。
  为了快速打开炼成阵祭坛,让对接下来战争无用的同僚去献祭,正是最为优先的选项。
  而且圣餐杯的坚固程度还在该隐之上,能保护好约翰之血的存在对方也是最优先选项。
  知道丽莎的沉默代表着不信任也不愿意,圣餐杯看了一眼病房里沉睡的香纯,叹了一口气说道:
  “关于使用哪一个太阳御子,日后再做决定就好了,现实问题是,我现在也不能失去她。”
  “利害一致,你是想这么说吗?”丽莎-布伦纳同样默默的看了一眼香纯,似乎对对方的提议勉强要同意,或者不得不同意了一样。
  “然也,你觉得如何?”
  “我拒绝!”
  丽莎毫不犹豫的拒绝道,直接否定了圣餐杯的提议。
  需要守护绫濑香纯的人吗?原来如此,圣餐杯确实是对的。
  即使和艾琉诺蕾说这里还有一个太阳御子,但只要正统的存在平安无事,她也会一口回绝。
  不仅如此,对方还会把香纯成降低纯度的累赘,积极地处理掉。

安卓、IOS版本请访问官网https://www.biqugeapp.co下载最新版本。如浏览器禁止访问,请换其他浏览器试试;如有异常请邮件反馈。


  面无表情的看着圣餐杯,漠然的说道:“对方还是什么性格,我比你更清楚!”
  “那么为什么拒绝?不信任我吗?”圣餐杯瓦雷利亚皱着眉头反问道。
  听了这无可奈何的回答,他实在是不明白,对方到底固执什么?在这种被枪口指着的状态下。
  “不是哦,你是对的。”
  “难道丽莎,你想用自己的手去救她吗?所以想要沉浸在这种我安慰般的成就感中?真是无聊。”
  圣餐杯嗤笑着猜测对方的意思,对于丽莎这种当断不断,反受其乱的行为很讨厌且不屑,他直言了当的指着外面的情况,道:
  “请了解现实,如果你现在不小心行动了,魔炮兵就会扣下扳机然后开炮,那个时候剩下的只有我,你说那样的消亡有什么意义?”
  “所以说啊,你......”
  眼神带着无奈、失望和无法掩饰的怜悯,丽莎深深地叹了口气。
  为什么对方连这种事情不懂呢?为什么会有这么大的偏差呢?瓦雷利亚并不是从以前开始就是这样的男人。
  丽莎刚认识他的时候,他是个不靠谱的人,也没什么前途,但他毕竟是个【人】。
  为善,为恶,为痛苦迷惘,是献身于神职的男人。
  难道他的悲剧就是为了克服痛苦,而逃向黄金圣餐杯内吗?
  “由于外壳过于坚固,神父你已经无法读懂人心了啊。”
  看着面前圣餐杯瓦雷利亚,不,或者说这具躯壳里悲哀且卑微的灵魂,丽莎眼里带着无奈与怜悯,声音苦涩的说道:
  “以前的你拥有的异能……虽然不知道那是多么沉重的负担,但是整天窝在圣餐杯里,里面的东西一定会腐烂吧?因为通风不好,伤口一直没好。”
  闻言,圣餐杯瓦雷利亚微微愣了愣,但是转瞬又恢复了所谓的【正常】。
  是的,神父已经腐烂了,只是他没有注意到,曾经的神父瓦雷利亚已经在黑暗中崩溃了。
  那个圣餐杯内已经没有丽莎所熟识的友人了,只有着用腐汁烹煮的混沌而已。
  “不管怎么说,就是这样,我和你都不合适当保护他人的存在。”看着面前已经无可救药的瓦雷利亚,丽莎脸上复杂的表情也消散了,看向病房里的绫濑香纯,像是母亲看孩子般的温柔眼神,道:
  “要保护她,那是藤井莲的任务,没有比她更适合谈论那个孩子的安全的人了,毕竟我们都是只能靠杀戮才能成事的人,要保护别人,太自以为是了,所以......”
  ———噗嗤!!!
  鲜血突然喷射而出,让圣餐杯陡然瞪大了双眼。
  那个鲜血喷涌的瞬间,是丽莎突然用大拇指刺进了自己的右眼,硬生生将自己的眼球扣了出来。
  这种疼痛对于人类来说乃是无法忍受的剧痛,但是身为魔人的丽莎面无表情的看着面前的圣餐杯瓦雷利亚,漠然道:
  “你就在那里老老实实待在这着吧,我会把监视你的眼睛放在这,你一动我就让该隐攻击你!”
  说罢,丽莎就将自己的眼球丢到了巨大的尸体巨人前。
  于是,土八该隐那独眼面具上核心的红玉,变成了人类的眼球。
  丽莎的右眼虽然已经开始再生了,但再生的右眼没有丝毫神采,应该是眼球视物的这个功能被切断了。
  这也是留下视线监视的表现,也就是留下监视摄像机的意思。
  毕竟......
  “即使是你,也不可能一边战斗一边躲藏吧?那么,瓦雷利亚,此刻这也许就是我们今生的分别了。”
  “等等!”
  面对丽莎的转身离去,瓦雷利亚平静地叫着对方。
  尽管行动被封锁了,但脸上却没有焦躁和愤怒的神色。
  倒不如说,那语气与姿态,像是对待心爱妹妹的哥哥一样温和。
  “如果我们就此告别的话,你能不能放弃我从前的那个名字,和你【巴比伦】这个名字?说实话,这真让人喜欢不起来。”
  这个魔道名字没有丝毫荣耀可言,有的只是嘲讽对方悲剧过往一般的恶趣味。
  瓦雷利亚知道丽莎这次去,就真的是永别了。
  丽莎与瓦雷利亚......就算现在他与她因为目的和立场反目,但不管怎么说,她们的目的都是为了自己所爱的孩子。
  虽然没有实质性的恋爱关系与夫妻关系,但是两人毫无疑问担当起了父与母的角色。
  而且都是很偏心的父母。
  让丽莎放弃【巴比伦】,也就是大yin妇,这个魔道名讳,是圣餐杯基于对特蕾西娅的爱,和对丽莎那长久以来的友情,想让做母亲的丽莎能放下那份悲哀。
  而至于圣餐杯以前的名字,纯粹是他不想回到所谓的过去了而已,毕竟过去代表着懦弱者的悲剧。
  “没关系吧,我的魔名也好,你的名字怎么样也好了,像你这种被海德里希卿牵着鼻子走的家伙,怎么称呼都没意义了。”
  再度迈开脚步的丽莎,听完圣餐杯的话语后,头也不会的轻松说道:
  “现在在这里能负责保护人的存在只有藤井莲,帮助友人是她的工作,保护那样的她是母亲的工作。”
  用开玩笑的语气对圣餐杯说完,丽莎然后就上楼去了,身影彻底消失在了对方视线之中。
  看样子是去准备什么东西了?圣餐杯反正觉得对方太坏了……
  “唔……但你觉得呢?”
  无奈的看向了面前的尸体巨人,圣餐杯瓦雷利亚在思考着对策。
  丽莎的眼球出现在眼前巨人的面具上,正是作为她的眼睛持续监视的状况,这样子确实不能随意活动了。
  不过,现在有一件他更加在意的事情。
  “丽莎,你刚才说了些奇怪的话,现在能肩负起保护职责的只有藤井莲?为什么你没在名单里呢,该隐。”
  平静的看着面前的傀儡,圣餐杯稍微有点疑惑。
  傀儡只是傀儡,黑圆桌第二位的存在,就是这样一个没有自我的工具。
  也许正因为如此,丽莎才不承认对方作为独立人格的立场,但这种冷淡残酷的现实主义并不像丽莎·布伦纳。
  是单纯的忘记了,还是说错了,或者是…
  “这样做对吗?”
  瓦雷利亚面无表情地看着默默俯视的巨人的威容,抬起头。
  过了一会儿,他的肩膀颤抖了起来起来,脸上的表情扭曲成笑容,自言自语般低语道:
  “装得真好啊丽莎,人好固然也好,但在战场上不应该不小心吐露真心话,啊,看来我们彼此真的要永别了,你离开时,死神骑在你的背上呢。”
  神父瓦雷利亚用压抑的声音,叹息般地向着旧友告别着,而面前身姿庞大的尸体巨人只是无言的俯视着他。
  在不知何时结束的时间里,异形般的两个人只能在此一动不动地面对面。
  ——————
  自己瞄准的人又再次行动起来了,自然也被魔炮兵艾琉诺蕾察觉到了。
  瞥了一眼不远处医院的位置,漠然的眼神闪烁了一下。
  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布伦纳……哼,我说过不要动,可她还是以前那个不听人话的女人,嘛...算了。”
  站在屋顶上的水塔上的军装女子冷笑着看着藤井莲,这让藤井莲凝重的眼神微动。
  对方所言的女人,刚才是在说的是修女吗?
  “站起来吧,小丫头,我允许你行动了。”
  可艾琉诺蕾又突然看向了挣扎着从深坑之中爬起的樱井萤,轻蔑且嫌恶的眼神打量着对方,冷漠的命令道:
  “看来有只母狗好像对我很有意见,但我根本没空去听她的胡言乱语,你去当她的对手吧,必须完成任务!”
  “......是。”
  被摔在地上的樱井萤吃力地站了起来,用想说话的眼神瞪着藤井莲。
  可能是受了那家伙一击的影响,对方的身体已经变回了正常状态下的肉体。
  然后对方纵身一跃,将路灯和墙面当做踩踏的媒介,飞跃向屋顶。
  从这里已经看不见了,不过那家伙现在怎么样都无所谓,现在不是谈这些的时候。
  艾琉诺蕾的眼睛没有理会如同败犬般不甘离去的樱井萤,俯视着藤井莲,道:
  “好了,我应该说过让你放马过来了,小鬼。”
  黑圆桌的大队长之一,艾琉诺蕾·冯·维滕堡。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安装
继续浏览精彩内容
到笔趣阁APP免费阅读
《等我玩完这把游戏,就打死你!》
打开
浏览器
继续